棉花糖小說網 > 出籠記 > 第二百一十四章 錯位的記憶
  作為黃帝的妻子,嫘祖的名聲在傳說歷史當中也是享有盛名。

  據說,嫘祖就是發明了養蠶工藝的創始人。而蠶神廟,也正是用來供奉嫘祖的。

  面對空桑的詢問,嫘祖卻依舊沒有停止手中的活計

  “不知不覺間,你已經有了很大的變化了,桑。”

  空桑不禁苦笑:“您不要告訴我,我曾經認識您。您可是我華夏文明母親級別的存在啊。”

  嫘祖和藹一笑:“有一位瑞獸不是告訴過你,你們相遇的時間嗎?”

  空桑瞳孔微縮,忽然想到先前征老板曾經說過一個詞——唐虞盛世!

  “好了,還不是我們聊這些的時候。小丫頭你見到了吧。”

  空桑點點頭:“此番前來,就是那位小女孩指點。”

  “嗯......嫘祖娘娘,如果您一直待在這清漪園的話,那些撞鬼的人.......”

  “他們見到的并不是我。”嫘祖緩緩道:“這里,存在著一道執念,一件物品。”

  “哎?”空桑有些困惑。

  “執念者,縱然身墜幽冥,也在等待和期盼。有的人為了執念而成魔,有的人為了執念而消亡,后來生生世世,誕生了契約一說。”

  “又后來,契約無法滿足身懷執念的人。所以,就有了走陰人,有了走陰十部,有了打更人。”

  “物品,乃是那位執念者生前所留。”

  空桑立刻問道:

  “那......莫非是那位心有執念的人做了這些事情?”

  嫘祖搖搖頭:“這我就不知道了。”

  “不過,她給過你一個羊肉包子吧。”

  空桑點點頭:“包子很美味,我已經吃完了。”

  嫘祖笑了:

  “嗯,可是你知道嗎?小丫頭這些年給過很多很多人包子。但是.......能吃出美妙羊肉口味的,只有你一個人。”

  “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從包子當中吃出一些不喜歡的味道。”

  “更有甚者,覺的包子是腐壞的東西。”

  空桑想起之前有顧客嫌棄他手中包子的味道......

  嫘祖繼續道:

  “我知道,你想要迫切的解決這件事情。”

  “不過,世間萬般,總有因果。而且這次的事件,看上去似乎并沒什么危險,但我又隱隱覺的不安。小丫頭應該也是在調查吧。”

  “打更人,你本應該做個旁觀者的。因為只有旁觀,才能水到渠成,萬般因果才能自行匯流。”

  “到那個時候,你會明白的。”

  “小丫頭其實不該讓你來見我的。因為還不是我們見面的時候。”

  “走吧。離開清漪園。這里只有結果,但沒有你要的答案。”

  話音落,空桑眼前已經變成了一片普通的樹林。

  回味著剛才的話,空桑只覺的心中震撼無比,他忽然想起,自己的老板曾經形容過自己的身份,但當時,他沒有在意。

  于是,空桑打開了手機,將山海經內相關的資料搜了出來。

  當看到和征老板一模一樣的介紹時,不由的變了臉色!

  ......

  晚間,三人在仁壽門集合。

  何夢和劉正業皆是搖了搖頭:“我們都看到了幾個一模一樣的問題,都是嚎啕大哭,都是說對不起別人。有說父母的,有說爺爺奶奶的。”

  “可是除此之外,卻也沒有什么其它有價值的線索了。”

  空桑聳了聳肩:“我這邊倒是有些線索,不過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先回古董店。”

  ......

  店內,當空桑將情況陳述明白之后,何夢和劉正業兩人只覺的一陣荒謬。

  “這聽起來,怎么有點像喝嗨了之后的醉話......”劉正業一臉無奈:

  “先不說嫘祖吧,就是那個羊肉包子和童謠......這太荒唐了”

  空桑嘆了口氣:

  “的確荒唐,而且那個小姑娘也太會惡作劇了。”

  “說是給了我線索。但在蠶神廟的神奇經歷和對話,卻仍舊云里霧里,沒有頭緒。”

  何夢扶了扶眼鏡:

  “這么說來,那位嫘祖娘娘告訴你要順其自然?”

  話音剛落,一陣劇烈的敲門聲嚇了三人一挑。

  “您好,我們今天打烊了哦。”

  “是我,是我劉筱筱!你快開門!”敲門聲下,似乎蘊含著質問憤怒和恐慌。

  空桑一臉懵逼,開門之后的剎那,卻被劉筱筱的模樣嚇得不輕。

  “你,你這是......”

  只見劉筱筱的臉上竟然也出現了燙傷的痕跡,雖然不重,可能涂點燙傷藥就能好。

  但空桑也不是笨蛋,這種情況只能說明,劉筱筱的情況更加嚴重了!

  “你先冷靜一點,究竟怎么回事?”

  劉筱筱含著淚:

  “我將葫蘆帶回去之后,第一天的確沒有再出現噩夢了。”

  “可是,到了第二天開始,噩夢又隱隱約約地出現了。只不過當時一覺睡醒之后就回憶不起來了。”

  “到了第三天,噩夢全部出現了!而且,我身上的燙傷也越來越嚴重了!”

  “你是不是坑我!”

  然而劉筱筱的話卻讓空桑和劉正業皆是一臉凝重,唯獨何夢有些困惑兩人的表情。

  空桑一臉謹慎:

  “你剛才說,第三天噩夢全部回來了。那......你的意思是,你從我這里將葫蘆買回去,已經過了三天了?”

  劉筱筱一愣:“對呀,怎么,你們的東西沒有用,難道過了三天就不能退貨嗎?”

  空桑搖搖頭,而是指了指桌上的臺歷:

  “問題是......你將葫蘆買走,是今天上午的事情。”

  “也就是說,滿打滿算,也才過了八個小時而已。”

  “你是如何過了三天的?”

  此言一出,何夢驚訝的差點眼鏡掉在了地上。

  劉筱筱一愣,旋即怒道:

  “這不可能,你不要想嚇唬我!”

  空桑看向劉正業:“時間差?”

  劉正業也說道:

  “有點像......但是,這種情況,似乎更像是一種記憶篡改的狀態。”

  念及至此,空桑打開了一個網頁:

  “劉筱筱,你看看,網絡上發布的時間,總不會是我造假吧。”

  劉筱筱看著才過了八個小時的時間,嚇的渾身發抖。

  “這不可能,那我為什么會過了三天!”

  空桑安撫道:“你先冷靜一些。”

  “現在的情況是,我也不清楚你到底經歷了什么。葫蘆你帶過來了嗎?”

  “當,當然!”劉筱筱連忙從背包里取出了那個清朝時的葫蘆。

  然而此時的葫蘆從葫蘆口到底部,竟出現了一條長長的裂縫!

  劉筱筱看不出來,但是在場另外三人都看的真切,這葫蘆的縫隙內,隱隱的泄露著一絲黑氣。

  空桑想了想,從抽屜里取出了一根線香。

  點燃之后,清幽的香味彌漫整個房間。

  “噗通。”

  劉筱筱頓時昏睡過去。

  “安神香,對于沒有道行在身的人來說,有立刻睡眠的效果。”空桑解釋道。

  “這個葫蘆里有很可怕的東西!”劉正業立刻說道:

  “但是,我不能確定是什么。畢竟如此肉眼可見的變化,但是十字架卻沒有給出警示,這很奇怪。”

  空桑點頭:

  “恐怕葫蘆在拿回去的瞬間,就已經開裂了。”

  “現在,劉筱筱的記憶是錯亂的。如果想要知道具體的情況,就必須潛入她的意識當中!”

  劉正業一愣:

  “引魂術?會不會有些危險?”

  “畢竟聽劉筱筱口述,她夢境里也夠可怕了。”

  空桑搖搖頭:“這是最好的辦法。老規矩,我沒醒來之前,不要叫醒我。”

  旋即:

  “天地玄冥,赦命陰間,地官出巡,九陰不絕!引!”

  咒法啟動,身后鬼影浮現下,空桑將手貼在劉筱筱的額頭上,頓時意識融合:

  天旋地轉的眩暈感之后:

  眼前,已然出現了一座石橋。

  然而當空桑看清四周景象的時候,卻一愣。

  “這里......這里不是玉帶橋嗎?!”

  空桑覺的不可思議,原本他以為劉筱筱夢中又是石橋,又是鬼魅,又是燜鍋地獄,那與傳說中的陰司沒有什么區別。

  可是現在看來......

  此時此刻,空桑發現石橋之上來來往往很多人,但也有許多人停留在橋上沒有離去。

  劉筱筱是一個,此時她雙眼無神的站在那里,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橋下。

  但是橋下卻不是玉河,也不是昆明湖,而是一片漆黑虛無。

  同時,一陣怪異的笑聲將空桑的注意力拉了過去。

  定睛一看,竟是白天在樹下揚言要上吊,說對不起自己母親的那個男人。

  這個男人此時保持著呆滯的笑容,兩只手卻死死勒出領帶的兩側,竟是自己要將自己勒死的樣子!

  又一看,那個在大門口哭泣的小女生,此時也在那里。她依舊坐在哪里哭,眼前卻放著一個碗。

  她的淚水似乎都要流干了一樣,眼眶干澀不說,竟還隱隱滲出血絲。這些血淚,紛紛滴落碗內,卻怎么也填不滿。

  還有些人,則是在玉帶橋上時,說空桑拿著的包子味道十分難聞的一些游客。

  “這些人.......莫非都是被同一個人所詛咒?!”

  空桑心中驚駭莫名,他連忙上前阻止那個要勒死自己的男人,可這一刻男人的力氣竟然無比龐大!

  空桑幾乎用盡了力氣,對方卻紋絲不動。

  同時,那個哭泣的女生,見似乎不能將面前的碗填滿,竟開始用指甲挖劃傷自己的臉龐,又哭又笑之中,將鮮血和淚水紛紛滴入。

  至于劉筱筱,則攀爬上石橋,似乎要往下跳的模樣。

  幾乎同一時間,所有石橋上行為古怪的人,這一刻竟紛紛要自殺一般!

  ......

  古董店內,劉正業與何夢一臉擔憂地看著,卻發現眼前的葫蘆,那縫隙之中的黑氣溢出的越來越多。

  雖說有墨家的機關裝置和天主教的圣經鎮壓,但似乎根本沒什么用處。

  忽然:

  “砰!”

  葫蘆驟然碎裂開來。

  碎片之下,那無數的黑氣竟驟然一散。

  兩人定睛一看,在葫蘆碎片的中心,竟有一個丹珠大小的獸首,那獸首似乎是桃木所制作,造型上,宛如一只山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