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含防盜章節,半小時后替換)

  “東吳人?”

  嬴抱月有些奇怪地重復了一遍這句話。只因這個問題,別人倒也罷了,實在不像是熟悉她上輩子過往的姬清遠會問出的話。

  “果然沒有嗎?”而聽到了她的疑惑,姬清遠重重吐出一口氣,“我本來也是這么覺得。”

  嬴抱月之所以會覺得他問這個問題奇怪,他自己也覺得他自己奇怪,其實是因為上輩子在軍營里打滾了半輩子和各諸侯國兵士都有過合作和往來的昭陽郡主,有一件事非常有名。

  那就是昭陽郡主林抱月的麾下,五國皆有,唯獨沒有東吳的將士。

  這件事如果仔細掰扯起來,也其實十分奇怪。

  因為在山海大陸上,曾經流傳過一個說法。那就是出身不詳的少司命林抱月,很可能是東吳人。

  月光下,姬清遠神情復雜地注視著坐在身邊的少女。

  他的母親從未隱瞞過她這個天賦異稟的徒弟的出身。林抱月是她在云霧森林的一棵樹上撿到的孤兒。云霧森林雖然是前秦南楚東吳三國的交界處,但據她母親所回憶,林抱月的襁褓當時是掛在靠近東吳一側地界的樹上。

  云霧森林至為危險,一般的人根本無法穿行,再說了都想要拋棄這個孩子了,一般不可能冒險從別的國家一側穿過來才拋棄。

  所以從常識來判斷,這個大陸上天賦最高的天生修行者,很大可能出身東吳。

  雖然那么多年了,伴隨著那個女子名氣越來越大,也沒哪個東吳世家或是百姓前來認親人,但少司命林抱月是個東吳人的這個說法還是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可。

  既然人們都認為她是東吳人,按理說在邊關,東吳的將領應該和她關系最好才對,也肯定更愿意加入她的麾下。

  東吳是個強大的諸侯國,能得其助力,對當時戰場上那個年輕的女子而言只有好處沒壞處。

  按理說應該是這樣……

  只不過……

  看著身邊少年抬眼看過來帶著埋怨的眼神,嬴抱月苦笑著攤攤手,“我有什么辦法?誰叫我和當時那位東吳第一名將鬧翻了呢。”

  沒錯,姬清遠扶額。

  少司命林抱月的麾下之所以沒有東吳人,原因就出在了她和那位東吳第一名將……打了一架的問題上。

  打了一架……

  姬清遠到現在還記得他當時看到那一幕時的震驚。

  姬清遠看向身邊少女。

  三大強大的諸侯國,南楚,北魏,東吳。

  其中陳巖是南楚第一名將,本來也是個自負的年輕將領,但后來也不知她和他之間發生了什么,陳巖對她可謂是言聽計從,惹來眾人一片震驚。

  她連陳巖都收服了,雖然當年的東吳第一名將身份更加貴重也更年輕。但眾人想著有本國之誼,以那個少女的本事和眼力,收服那位東吳第一名將應該不在話下。

  況且就算不是收服,哪怕是討好,看在東吳當時的兵力上,那個少女都該乖乖迎合。

  然而結果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面對那位第一眼看上去并沒陳巖當年那般桀驁的東吳名將,那個女子在和他見面不久……居然就大打了一架!

  兩人還是在軍營外真刀真劍……不是,是赤手空拳地搏斗。

  雖然沒用刀劍沒出人命,但當時那位東吳將領臉都被打破了,最終打敗后帶著隊伍去了別的將軍手下。

  (后為防盜)

  “東吳人?”

  嬴抱月有些奇怪地重復了一遍這句話。只因這個問題,別人倒也罷了,實在不像是熟悉她上輩子過往的姬清遠會問出的話。

  “果然沒有嗎?”而聽到了她的疑惑,姬清遠重重吐出一口氣,“我本來也是這么覺得。”

  嬴抱月之所以會覺得他問這個問題奇怪,他自己也覺得他自己奇怪,其實是因為上輩子在軍營里打滾了半輩子和各諸侯國兵士都有過合作和往來的昭陽郡主,有一件事非常有名。

  那就是昭陽郡主林抱月的麾下,五國皆有,唯獨沒有東吳的將士。

  這件事如果仔細掰扯起來,也其實十分奇怪。

  因為在山海大陸上,曾經流傳過一個說法。那就是出身不詳的少司命林抱月,很可能是東吳人。

  月光下,姬清遠神情復雜地注視著坐在身邊的少女。

  他的母親從未隱瞞過她這個天賦異稟的徒弟的出身。林抱月是她在云霧森林的一棵樹上撿到的孤兒。云霧森林雖然是前秦南楚東吳三國的交界處,但據她母親所回憶,林抱月的襁褓當時是掛在靠近東吳一側地界的樹上。

  云霧森林至為危險,一般的人根本無法穿行,再說了都想要拋棄這個孩子了,一般不可能冒險從別的國家一側穿過來才拋棄。

  所以從常識來判斷,這個大陸上天賦最高的天生修行者,很大可能出身東吳。

  雖然那么多年了,伴隨著那個女子名氣越來越大,也沒哪個東吳世家或是百姓前來認親人,但少司命林抱月是個東吳人的這個說法還是得到了很多人的認可。

  既然人們都認為她是東吳人,按理說在邊關,東吳的將領應該和她關系最好才對,也肯定更愿意加入她的麾下。

  東吳是個強大的諸侯國,能得其助力,對當時戰場上那個年輕的女子而言只有好處沒壞處。

  按理說應該是這樣……

  只不過……

  看著身邊少年抬眼看過來帶著埋怨的眼神,嬴抱月苦笑著攤攤手,“我有什么辦法?誰叫我和當時那位東吳第一名將鬧翻了呢。”

  沒錯,姬清遠扶額。

  少司命林抱月的麾下之所以沒有東吳人,原因就出在了她和那位東吳第一名將……打了一架的問題上。

  打了一架……

  姬清遠到現在還記得他當時看到那一幕時的震驚。

  姬清遠看向身邊少女。

  三大強大的諸侯國,南楚,北魏,東吳。

  其中陳巖是南楚第一名將,本來也是個自負的年輕將領,但后來也不知她和他之間發生了什么,陳巖對她可謂是言聽計從,惹來眾人一片震驚。

  她連陳巖都收服了,雖然當年的東吳第一名將身份更加貴重也更年輕。但眾人想著有本國之誼,以那個少女的本事和眼力,收服那位東吳第一名將應該不在話下。

  況且就算不是收服,哪怕是討好,看在東吳當時的兵力上,那個少女都該乖乖迎合。

  然而結果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面對那位第一眼看上去并沒陳巖當年那般桀驁的東吳名將,那個女子在和他見面不久……居然就大打了一架!

  兩人還是在軍營外真刀真劍……不是,是赤手空拳地搏斗。

  雖然沒用刀劍沒出人命,但當時那位東吳將領臉都被打破了,最終打敗后帶著隊伍去了別的將軍手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